环球军事网 > 历史秘闻 >

二战日本多恨美军飞行员?不是实验就是活剥

二战时期,凶残的日军不只是对中国军民进行残杀和虐待,他们在对待其他国家的俘虏时亦是如此。在震惊世界的巴丹死亡行军中,近8万美军和菲律宾战俘被强行押解到160公里外战俘营,一路无食无水,沿路又遭日寇刺死、枪杀,在这场暴行中约15000人丧命。

日军对待战俘的方式并不是最凶残的,他们在面对自己痛恨的兵种时更为反人类,甚至会采用“凌迟”的方式虐杀他们。

在太平洋战争期间,日军最痛恨的兵种是美军的喷火兵。当时日军总是龟缩在各个碉堡中开着机枪对美军扫射,而喷火兵则是完克日军碉堡,一道道灭不掉的火焰将碉堡中的日军直接烧死、或是闷死。但由于喷火兵自身的阵亡率太高,反而日军很难活捉他们来解气。

二战后期,最让日军痛恨的兵种成了美军的轰炸机飞行员。在美军扔原子弹之前,美军通过轰炸机对日本本土进行军事打击,最有名的就是李梅火攻了。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