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别来算计中国:这两国被中国套路吃了大亏

自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美国的鼎盛有两人最功不可没,他们的重要作用甚至超过任何一届美国总统。这两人一个是著名战略大师、外交家、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另一个是地缘战略家、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布热津斯基。

布热津斯基在今年5月已经过世,享年89岁。基辛格也已94岁。但是,已到耄耋之年的基辛格,自特朗普当选总统后,又成了美国战略和外交布局的幕后核心人物。

已到耄耋之年的基辛格

特朗普11月9日当选总统,11月18日就在特朗普大厦会见了基辛格,并就国家战略与外交政策征求基辛格的意见。特朗普团队在会面后发出声明,称两人“相识多年,进行了一场伟大的会晤”,讨论了“中国、俄罗斯、伊朗、欧盟和其他世界问题”,并称特朗普表示“我非常尊敬基辛格,感谢他与我分享自己的想法”。

与特朗普会面后不到半个月,基辛格就在2016年12月初访问了北京,然后又从北京转道莫斯科会见普京。很显然,那一趟对中俄的访问是基辛格作为特朗普的“秘密特使”带着任务而来,是来摸中国和俄罗斯的底的。

那一趟对中俄的访问是基辛格作为特朗普的“秘密特使”带着任务而来

也就是在基辛格访华期间,特朗普与蔡阴蚊通了电话,并试图以美国是否承认“一个中国”为要挟来敲诈中国。很显然,当时的特朗普是想与基辛格同时探一下中国的底。懂得捭阖之道、兵不厌诈的中国,怎么可能上特朗普这种当,最终特朗普放弃了原来遏制中国政策,转而与中国缓和关系,上任不久就转变了对中国的态度。很显然,特朗普这么做,是得到了基辛格从中国摸出的底细,然后听取建议后所做的决策。

基辛格当时也访问了俄罗斯,显然也摸了俄罗斯的态度,而特朗普对俄罗斯态度的转变也正是在基辛格访问莫斯科之后。由此我们可以看出,特朗普没有在上任后第一时间改善对俄关系,一方面是因为民*主党、共和党及舆论精英的反俄情绪,另一方面就是基辛格摸来的俄罗斯态度。换句话说,就是基辛格得到了普京不可能在叙利亚、乌克兰让步的信号,这样美俄改善关系美国就没有直接利益可图。两因素结合,最终促使特朗普转变了对俄态度,并同时转而与中国快速缓和关系并展开系列交易。

环球军事热帖排行榜
环球军事报道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