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军事网 > 战略观察 >

“三宗罪”来解释,为何有这么多中国人讨厌土耳其!

为何有这么多中国人讨厌土耳其?

因为土耳其里拉的突然暴跌,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诞生了一个新词——“土黑”,即土耳其黑,对土耳其的困境冷嘲热讽、幸灾乐祸。

需要承认,土耳其在中国社会的形象不太好。在中国人眼中,土耳其有“三宗罪”。这“三宗罪”的真相如何呢?有必要做一次正本清源。

有的人因为这“三宗罪”的缘故,称土耳其现在是活该。也有的人拿土耳其来类比中国,暗示中国将是“下一个土耳其”。前者多少有偏见和误会的因素,后者相当部分是盼着国家倒霉的“恨国者”。

第一宗罪:朝鲜战场上的“土耳其旅”

上世纪50年代,就是否加入北约,土耳其内部存有争议,当时的土领导层认为,土耳其需要向西获得战略支撑,又鉴于西方国家对土耳其入约并不积极,就有必要做一个牺牲(纳个大“投名状”)。

因此,当美国控制的联合国发出向韩国提供军事援助的第83号决议后,土耳其在美国之后第二个响应,并决定向派遣一支由5000名部队组成的旅,其中包括三个步兵营,一个炮兵营和一个辅助部队,这支土耳其旅也是朝鲜战争期间惟一一支始终属于美军领导的旅级“联合国军”。

土耳其对参战士兵做了精心挑选,然而骨感的现实是,自一战以来,土耳其人已经多年没有认真打过仗,参战士兵大都来自土耳其东部山区的小镇和村庄。这不仅是他们第一次离开祖国,也是第一次和非穆斯林打交道,与美军盟友间存在巨大的宗教及文化差异。

当年的土耳其旅

由于美军食谱中都带有穆斯林禁忌的猪肉类食品,美军司令部不得不专门为土耳其军队指定一家日本食品加工厂生产食物。土耳其人喜欢用没有漂白的面粉做类似“馕”一样的硬面包,再配上一杯又浓又稠又甜的咖啡,美国陆军又不得不为他们专门配给食品。

由于土耳其人习惯在近战中挥舞长刀,动作非常危险,其他国家的军队都不愿意与他们并肩作战。

土耳其旅指挥官塔辛·阿齐兹岁数偏大,为指挥第一批土耳其分遣队,他自降级别担任旅长。可他不懂英文,对于美军下达的命令往往都一知半解。

曾深受西方殖民*主义侵袭的中东西亚与非洲国家都有一个特点,他们的认知范围内往往限于自我与西方文明,对其他文明缺乏了解和兴趣,这种特点至今依然在起作用,土耳其亦然。

在第一批先遣队登陆仁川并进入战场后,土耳其人居然完全分不清朝鲜人、韩国人与中国人。把好不容易从志愿军的包围圈中逃脱出来的韩军第6师残兵当成了志愿军,双方一番激战,各有死伤。

西方媒体大肆报道了这场战斗,称它是土耳其人对中国人的“胜利”,甚至在有人向美国人泄露事实之后,媒体也没更正报道

由于语言不通,美军给土耳其旅的大部分命令基本等于白说。在乌龙事件后第二天,土耳其旅受命与美军第38团一起撤退,命令却晚了两小时才被正确送达,不得不在乱哄哄地情况下紧急掉头,并陷入志愿军伏击。

阿齐兹摘下军帽高喊撤退者杀,抽出长刀与志愿军展开白刃战,约400名土耳其人在此役中伤亡,失去了大部分装备,车辆和火炮,第1营几乎被全歼。有美国军人描述,土耳其是“能力被高估的,领导不善的绿色部队。”

也由于土耳其人的顽强,志愿军当时准备包围美军侧后的计划没有实现,这成为战后美国人对土耳其“英勇”大吹特吹的主要理由,志愿军也评价土耳其人“战术比美军机动,韧劲很像当年的日军。”

在整个朝鲜战争中,土耳其旅阵亡741人、受伤2068人,另有244人被俘。到1950年底,该旅作为一支成建制部队实际上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血腥的“投名状”换来了成果,1952年,北约决定接纳土耳其和希腊。在随后的历史中,土耳其多次参与北约行动,土耳其旅都作为光荣历史被反复拿出来回忆。

环球军事热帖排行榜
环球军事休闲排行榜